时间:2021-11-16 19:00:08 科技前沿

奥斯汀,得克萨斯州——一项关于执行记忆任务的人的大脑活动模式的新研究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做出推断的方式——寻找不同经历之间隐藏的联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项研究的发现可能有一天会导致基于人的认知和大脑发展的个性化学习策略。

研究人员发现,成年人通过已经被灌输的推理建立起完整的记忆,而儿童和青少年则建立起各自独立的记忆,他们后来将这些记忆与即时推理进行比较。

神经科学和心理学教授、该研究的资深作者艾莉森·普雷斯顿(Alison Preston)说:“成人如何构建知识对儿童来说并不一定是最佳的,因为成人的策略可能需要儿童的大脑机制尚未完全成熟。”。她与第一作者Margaret Schlichting合作,曾是普雷斯顿市实验室的博士生,现任多伦多大学心理学助理教授。

要了解成人和儿童如何做出推断的区别,想象一下参观日托中心。早上,你会看到一个孩子带着一个成年人来,但下午,孩子会带着另一个成年人离开。你可能会推断这两个成年人是孩子的父母,是一对夫妇,你的第二个记忆将包括你看到的第二个人和你先前经历中的信息,以便推断这两个成年人——你实际上没有看到他们在一起——是如何相互关联的。

这项新的研究发现,有相同经历的孩子不太可能做出与成年人在第二次经历中相同的推断。这两个记忆的联系较少。如果你让你的孩子推断孩子的父母是谁,你的孩子仍然可以这样做;他或她只需要找回这两个截然不同的记忆,然后思考每个成年人之间的关系。

研究人员认为,儿童和成人的神经机制不同,在海马体和前额叶皮质的关键记忆系统完全成熟之前,儿童使用的策略可能最适合他们大脑的连接方式。这种差异可能会阻止孩子在新的学习过程中回忆过去的记忆,并限制他们联系事件的能力。

普雷斯顿说:“在缺乏成熟记忆系统的情况下,一个孩子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留下准确、不重叠的记忆痕迹。”。“从这些准确的记忆痕迹中,孩子们以后可以把它们带到脑海中,促进对他们之间联系的推断。”

Hannah Room(右)和Nicole Varga为一名研究参与者进行功能磁共振脑扫描做准备。信贷:Vivian Abagiu。

研究人员让87名年龄在7岁至30岁的受试者躺在功能磁共振成像(fMRI)扫描仪上观看成对的图像,该扫描仪通过检测血流的微小变化来测量大脑活动,就像上面的日托例子一样,提供推断未同时出现的对象之间关系的机会。

研究人员发现,青少年用于推理的策略与幼儿和成人不同。回到托儿所父母的例子,当青少年与孩子一起存储第二个成年人的记忆时,青少年会抑制与第一个孩子有关的早期记忆。每一种记忆都比年幼的孩子更加清晰,关于两个成年人之间的关系的自动推断也更少。

普雷斯顿说:“青少年的学习策略可能更倾向于探索世界,而不是利用他们已经知道的东西。”。

这项研究以及研究中的其他经验教训可以为改善不同年龄段的教学提供战略依据。

普雷斯顿说:“从大脑成熟的角度来看,不同的人会在不同的地方,我们可以设计学习策略,利用个人手头的神经机制,不管他们是7岁还是70岁。”

这项研究的其他作者是芝加哥洛约拉大学的凯瑟琳·瓜里诺(Katharine Guarino)和奥斯汀大学的汉娜·罗姆(Hannah Roome)。

这项工作得到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和加拿大创新基金会的支持。普雷斯顿拥有A.威尔逊·诺尔博士和拉古纳特·马亨德罗爵士的神经科学教授职位。

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